羚锐制药拟1.6亿投资新产品项目

羚锐制药30日公告,公司拟在羚锐新县生态工业园内新建年产2亿贴暖洋洋系列产品项目,项目投资金额为1.6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约1.2亿元,流动资金约0.4亿元。项目达产后,预计每年将实现销售收入6亿元,利润1.29亿元,销售利润率为21.48%。

河南商报记者 陈薇 唐朝金

签好协议认购定增股份,该交钱时却临阵脱逃,为此羚锐制药将两家投资机构告上法庭,并索赔2532.72万元。

不过A股市场中,定增被“涮”的不止羚锐制药一家,因为不看好募投项目,定增价格出现倒挂等,宁可赔上违约金,一些投资者还是心甘情愿当“逃兵”。

事件

羚锐制药状告两机构

本来是即将引进的定增投资者,羚锐制药却在今年9月份,一纸诉状将京裕投资及其普通合伙人京富融源、银高投资告上法庭。

羚锐日前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作为原告,通过诉讼代理人对上述机构等违约方,分别向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9月26日,法院已经正式受理上述案件。

2012年2月,羚锐制药拟非公开发行股票4938.62万股。当年2月26日,公司与京裕投资及银高投资分别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

其中,京裕投资拟认购股票1519.18万股,认购金额1.19亿元;银高投资拟认购股票640万股,认购金额5004.8万元。

2012年11月1日,定增方案获证监会核准,这意味着两家机构签署的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正式生效。

不过当羚锐制药向京裕投资、银高投资发出缴款通知书,通知缴纳认股款的截止时间为2013年1月6日16点时,京裕投资却回函称其无能力缴纳认购款,而银高投资也没有按时缴纳认购款。

索赔

违约金2532.72万元

为此,羚锐制药认为,京裕投资、银高投资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

羚锐制药将两家公司以及相关方告上法庭,诉请判令被告京裕投资支付违约金1782万元,判令被告银高投资支付违约金750.72万元。

同时,该公司认为,作为京裕投资的普通合伙人,京富融源曾出具书面保证,担保其足额认购,京富融源应对京裕投资违约金的支付承担无限连带支付义务。

由于股价波动等原因,羚锐制药这次定增推出也相当不容易。

第一版的定增方案在2011年由于股价倒挂而终止,不到一年,羚锐制药拿出了新版本的定增方案。对比新旧两个版本,除了增发价格从10.8元/股下调到7.82元/股,增发数量由3575.93万股增加到4938.62万股,而发行对象、募集资金总额和募投项目均无变化,仍为4亿元的羚锐制药口服药生产基地异地扩建工程项目。

在推出新版预案的时候,为增加方案的“确定性”,羚锐制药连认购的投资者名单也公布出来,除控股股东信阳羚锐发展有限公司外,还包括此次违约的京裕投资以及银高投资。

投资

京裕投资曾表示看好定增

永利402com官方网站,而现在看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定增预案公布的时候,拟出资约1.2亿元认购羚锐制药1519.2万股的京裕投资表示:“看好中国中药市场及羚锐制药的未来发展,近年来一直寻求通过适度的投资,分享中国医药市场的高速发展,实现良好的投资回报。”

从现在的情况看,当时京裕投资的判断似乎也是对的,羚锐制药的这次定增,现在依旧可以算是一笔盈利极为丰厚的投资。

在2012年12月28日羚锐制药定增完成前后,羚锐股价持续上涨,股价维持在10元以上,而定增的价格仅为7.82元,这个价差被当时不少散户质疑为“利益输送”。

若京裕投资、银高投资按时缴款参与定增,该期间浮盈至少超过30%。

在定增完成后,羚锐制药的股价又出现一波较大幅度的上涨,股价一度触及15.46元。

到了今年7月1日,该公司还实施了10转5派1的分红方案。截至昨日收盘,羚锐制药的股价仍在10.17元/股。$pager$
机构

两投资公司“很差钱”

能够参与定增认购的机构,一般都“财大气粗”。然而这两家参与认购的公司,却表示“无力缴纳认购款”。

公开资料显示,京裕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在参与羚锐制药定向增发前,并没有开展业务。

银高投资则成立于2007年10月,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银高投资先后与深国投和上国投合作,相继发行了多款私募基金理财产品,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这样看来,上述两家机构在资金方面均具备一定的实力,不过在此次羚锐制药定增的过程中却表现得“很差钱”。

据羚锐制药内部人士透露,2012年12月羚锐制药曾以传真、挂号信、EMS等方式向京裕投资发出缴款通知书,然而羚锐制药等来的却是京裕投资无力缴纳认购款的回复。

“京裕投资给公司回了函,而另一家参与认购的银高投资却始终没与公司联系。”上述羚锐制药内部人士表示。

公司

将自筹资金推进募投项目

由于两家机构爽约,羚锐制药拟投入4亿元的募投项目就出现了一个多亿元的资金缺口。

对羚锐制药的中小股东来说,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定增的资金缺口如何解决以及募投项目是否会如期进行。

昨日河南商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羚锐制药,其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此次定增的募投项目将如期进行,而资金的缺口,将由公司以自筹资金的方式解决。

这一点也在羚锐制药今年1月份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过程及发行对象合规性之审核报告》中得到了印证。

该公告称,本次非公开发行实际募集资金总额为人民币2.1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人民币2.08亿元。本次发行实际募集资金净额少于拟投入项目的募集资金的部分将由公司自筹资金解决。

对于此次诉讼的准备情况以及对胜诉有多大信心的问题,记者昨日曾多次拨打羚锐制药董秘电话,但对方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观察

多家上市公司被“放鸽子”

实际上,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在定向增发过程中,遭遇机构“放鸽子”的不止羚锐制药一家,包括天康生物、方正机电和康强电子均遭受过机构的“出尔反尔”。

今年5月,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在其2011年定向增发的过程中,方汇峰投资、任颂柳未参与此次非公开发行给康强电子带来募集资金减少、融资成本增加、商业机会减损等,在双方协商的基础上,康强电子获违约赔偿金1000万元。

无独有偶,天康生物7月12日晚间公告称,根据公司2012年公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方案,截至最后缴款日,与公司签订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的认购人、北京睿富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未按照认购协议约定参与本次非公开发行,已构成违约。根据认购协议的约定,睿富投资构成违约,并应负责赔偿公司因此而受到的损失。

而方正机电今年8月发布公告称,因为遭遇机构的“爽约”,方正机电少募集资金6000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