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桃体炎吃什么药治疗呢?

广汗法是笔者“命名”的,“以正常出汗为目的的所有方法”的统称。命名的意义在于:把治疗的目标直接定位于正常的出汗、定位于“表系统”的健康,而非疾病。后发现其实质内容已经无数次获得了医学前辈的认同。

药物治疗一直是治疗扁桃体炎的常用方法,因为扁桃体炎在临床上非常常见,所以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有很多治疗该病的药方的,对于患者来说用对药物非常重要,那么,扁桃体炎吃什么药治疗呢?

本文要谈的就是老中医朱进忠对“汗”的重视,资料源于《当代名医临证精华·皮肤病专辑》中的《寒闭热郁银屑病,孰多孰寡首辨析》一文。

方药:疏风清热汤加减。

银屑病……应是外寒闭郁,内有实热。由于表寒、实热的比例不同,加之医者多不注意分辨热多寒少,寒多热少,常取效较慢,甚或缠绵岁月而致不治之证。

药物组成:防风6g,金银花9g,连翘9g,黄芩10g,赤芍9g,牛蒡子6g,桔梗6g,甘草4.5g,桑白皮9g,玄参9g,浙贝母9g,天花粉9g。

所用方剂,若脉紧而数,冬季甚者,可用葛根汤加减:葛根30~60克,麻黄15~30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甘草10克,生姜10克,大枣7枚,生石膏15~30克。

加减法:大便秘结加大黄、芒硝以泄热解毒;头痛甚加川芎、白芷、杭菊以疏风止痛;热盛加大青叶以清热解毒。

若舌苔黄厚燥或黄腻,便秘尿黄,脉浮紧稍滑者,可用防风通圣散加减:防风10克,大黄3~6克,荆芥10克,麻黄10克,赤芍10克,连翘10克,甘草10克,桔梗10克,川芎10克,当归10克,石膏15克,滑石10克,薄荷10克,黄芩10克,苍术10克。

临床上,若表现为发热无汗,头痛身疼,口渴欲饮,大便秘结,咽喉及扁桃体红肿,或扁桃体表面有分泌物粘附,多属表寒里热,治宜表里双解,用防风通圣散(《素问病气宜保命集》)加减:药用麻黄5g,白芍10g,荆芥10,防风10g,川芎5g,金银花10g,连翘10g,石膏30g,栀子10g,黄芩6g,桔梗6g,甘草5g,薄荷5g,大黄6g,蒲公英10g,射干6g,并酌情加减。

若便秘较重可加芒硝3克;并同时用艾叶10克,花椒10克,苦参30克,煎汤外洗。

若患者不有阳虚体质,证见恶寒发热,汗出不畅,疲劳,面色青晦,尿色清;咽喉肿痛,甚则吞咽困难,扁桃体充血色泽暗红;苔薄白滑润,脉沉细,为肾阳不足,寒邪直中少阴。治宜温经散寒,利咽止痛,可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麻黄3~6g,制附子6~10g,细辛3g,桔梗6~10g,甘草3~6g,赤芍10~15g,射干10g。

若病程已久,脉缓,苔黄,可用桂枝大黄汤加减:桂枝15~30克,白芍30~60克,生姜30克,大枣12枚,甘草15~30克,大黄6~10克,并用艾叶30克,苦参180克,花椒30克。煎水放入浴盆中浸泡,若能在浸泡时微有汗出更佳。

方药:清咽利膈汤加减。

在应用大黄、芒硝时,只可让患者发生微泻,1日大便2次,不可让其大泻,若日大便5~6次,即应减量,甚则暂时停用硝、黄,否则其效必然不佳。

药物组成:荆芥10g,防风10g,薄荷6g,栀子10g,黄芩10g,黄连6g,金银花15g,连翘15g,桔梗10g,甘草6g,牛蒡子10g,玄参12g,生大黄10g,玄明粉6g。

如邓某,男,59岁。银屑病30年,开始为小的点状皮损,外罩白色鳞屑,其后逐渐融合成大片,皮肤增厚,近15年以来,全身皮肤从头至足均融合在一起,无一处有健康皮肤,不断有白色鳞屑脱落而下,不能出汗,每日因汗出不能而全身憋胀、烦躁不安,头痛目赤,头发亦脱落近半,曾在数所医院皮肤科住院治疗。……今诊为表寒闭郁,里有实热。处以防风通圣散加减内服。并用:艾叶100克,花椒100克,苦参500克,煎汤洗浴。

加减:若咳嗽痰黄稠,颌下有臖核,可加射干、瓜蒌、浙贝母以清化热痰散结;持续高热,加石膏、天竺黄以清热泻火、除痰利咽;若喉核腐脓成片,加马勃、蒲公英等以祛腐解毒。

30剂后诸证减。50剂后,目赤消失,全身皮损明显变薄,用热水洗澡时有的部位微有汗出,有的皮肤已变为正常,鳞屑脱落亦明显减少,由每晨从被褥扫出1升减为半茶杯左右,烦躁易怒、食欲不振大见改善,舌苔黄白,脉缓。

因为扁桃体炎的患者多数都是小朋友所以中医治疗方法在临床上应用的更加广泛一些,如果弄清楚病因,用中医治疗是不错的选择,但是患者朋友一定要选择正规中医院去诊断治疗,才会有好的治疗效果,不要随便听信偏方,错过最佳治疗世时机。

此病由太阳阳明转为脾之太阴夹实。治宜桂枝大黄汤,以花椒30克,苦参180克,艾叶30克,水煎放浴盆中,洗浴全身,并令微汗出,继服药20剂,愈。

文中朱进忠关注到了患者“不能出汗”的情况,治疗时反复提到“令微汗出”。葛根汤、防风通圣丸、桂枝大黄汤这几个口服方剂都关注到了“汗”,外用方用的都是艾叶、苦参、花椒3味药(艾叶、花椒的剂量一样,苦参用量为前两个药的剂量的3倍、5倍或6倍),使用的目的也强调了“微有汗出”。因为关注到了“汗”,其他生活起居也应该有相应的医嘱,这与笔者提出来的“广汗法”从实质上相通了。

本文最后,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广汗法不仅是治疗银屑病等皮肤病的,而是与表系统障碍相关的所有疾病都可以用,如可用于心系统、肾系统、肢体经络系统疾病等;如果能用得灵活而全面,才不愧于中医八法第一法的美誉。

如一位患友本人是银屑病,他的家人是失眠、伴有严重的四肢厥逆;病虽不同,但经笔者应用广汗法同样起来了很好的治疗作用。

汗法,古人难道只是把它当做发散治疗外感病初期的方法吗?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