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医院内外勾结骗保 医保卡成“提款机”

“郑州市人社局已成立由局纪委牵头的联合工作组,对报道中所说的‘包庇和勾结’行为是否存在进行调查,发现一起处理一起,绝不姑息迁就。”

2008年12月底,河南郑州市民李先生在郑州市医保中心办自己的医保手续时,顺便调取了母亲的医保卡使用详单。记录显示,他“母亲”于2008年10月份曾在郑州仁济肿瘤医院住院,总费用是6568.8元,其中,个人账户支付112.16元,统筹支付5564.04元,现金支付892.6元。

昨天18时10分,郑州市医疗保险中心给记者传来《关于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违规套取医保金的情况说明》。而这个说明的缘由,是新华网于2012年2月11日播发的一篇报道:《郑州骗保案调查:“借”医保卡套现侵吞救命钱》。该报道近日在网上引起较大关注。

随后,李先生到该院查询得知,“母亲”曾在该院综合五病区住院,病历中登记的患者姓名、身份证号、地址等与其母的信息完全相同。“母亲”在2008年10月4日住院,入院为“急”,诊断是“肺部感染、高血压、冠心病”,13天后出院。

媒体报道

对此,今年79岁的母亲告诉记者,自己除2004年初住过一次医院,至2008年底就没有住过医院。

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诈骗医保基金

李先生对此进行了调查,令他没想到的是,让母亲“住院”的,竟是自己的亲姐姐。

新华网的报道称,在郑州市爆出“借”医保卡套现侵吞案。近日,郑州市市民李先生反映,郑州仁济肿瘤医院与参保人勾结,非法诈骗医保基金,侵吞公众“救命钱”。

记者在李女士写给家里的检查书、保证书等看到,“只想帮朋友一个忙,在没有和妈妈商量的情况下,私自转借给别人用的。”

报道中说,目前,虽经有关部门初步调查,该院从2008年到2011年涉嫌诈骗、违规案件共28人次,涉案金额已追回14万余元,但3年来,相关部门一直未给出明确处理结果,举报人反应强烈。

之后,李先生调查的事情让他更加不安。李先生发现,李女士还用其医保卡在2007年11月至2009年3月的17个月内,在该院住院5次,从社会医疗保险统筹基金账号上划走38271.32元。“而真实情况是,在此期间她从未住过医院,是在‘骗保’。”李先生说。

最新回应

骗保费的医院

1.媒体的报道基本属实

2009年4月,李先生开始举报其姐在郑州仁济肿瘤医院存在冒名住院行为。接到举报后,郑州市医保中心开始检查,发现该院综合五病区采取冒名住院手段骗取医保基金6568.80元。之后,市医保中心停止该病区定点服务,2009年4月27日追回全部违规费用,并扣除该院2008年服务质量保证金10万元。

“近日媒体关于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违规套取医保金事件的报道基本属实。”昨天商报记者接到的《说明》中,郑州市医保中心回应称。

2010年1月26日市医保中心再次检查中,发现该院存在非法套取医保基金的嫌疑,违规费用为38691.10元。2010年1月27日医保中心追回全部违规费用,扣除该院2010年服务质量保证金,暂停该医院市医保定点服务,停止该院收治市医保病人。

《说明》透露,经查,2008年~2010年年初,郑州市医保中心对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违规行为多次查处,先后追回违规资金262297.72元,扣除该院科室承包期间全部医疗费用628788.08元,全部纳入基金管理。

在该院被停止市医保定点服务后,2011年3月30日,李先生举报其姐自2007年—2009年5次使用医保卡在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虚假住院。市医保中心接到举报后,与公安部门联合办案,并发现该医院存在对外承包科室的行为。市医保中心追回虚假住院违规费用38271.32元和科室承包期间的全部医疗费用628788.08元,并于2011年9月13日将有关材料移交公安部门。

其中,2009年4月市医保中心停止该院综合五病区的市医保定点服务,2010年1月停止该医院市医保定点服务。

之后又发现该院还存在分解住院行为,综合内科自2007年成立后一直到2009年,存在分解住院人员费用为140817.25元,被市医疗保险经办机构于2011年11月8日全部追回。

2.市人社局专项检查组仍在查该院

郑州市医保经办机构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通报,2008年以来,郑州市医保中心对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违规行为多次查处,先后追回违规资金262297.72元。

在《说明》中,市医保中心介绍,2011年3月30日,市民李某举报有人在2007年~2009年5次使用医保卡在郑州仁济肿瘤医院虚假住院。

未了结的案件

郑州市医保中心接到举报后,与公安部门联合办案,其间还发现该医院存在对外承包科室的行为,依法追回虚假住院违规费用38271.32元和科室承包期间的全部医疗费用628788.08元,并于2011年9月13日将有关材料移交公安部门。

郑州市医保中心主任尚民生认为,查处医保违规是一个全国性难题。

2011年12月,市人社局成立专项检查组,由于工作量大,目前专项检查尚未结束。

首先表现在医患勾结上。医院和“患者”一串通,违规行为很隐蔽。

3.正在调查是否存在“包庇和勾结”

其次是医保经办机构缺少强制措施。一旦发现违规行为,除了追回违规资金、扣除服务质量保证金外,很少有其他有效措施,停止医保定点资格就是处以“极刑”了。

有权采取强制措施的是公安机关。根据1996年发布施行的《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单位进行保险诈骗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该案违规资金超过26万元,自2011年9月接报案至今快半年了,案件还处于调查取证阶段,何时有个结果,郑州警方一直没有解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